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风采>>阅读文章

雪域星辉——记拉加同志的战斗岁月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7日    阅读次数:4093
雪 域 星 辉
——记拉加同志的战斗岁月
拉加,男,藏族,青海化隆人,1940年12月生,中共党员。1956年考入青海民族学院学习,1959年3月,西藏发生武装叛乱,年仅19岁,正在青海民族学院学习的拉加,与150多名不同年级的同学一起连夜被紧急抽调到西藏,给平叛部队首长做翻译工作。1961年,平叛结束后,拉加留到西藏,先后在藏北任副区长等工作19年。1979年,拉加调回青海工作,一干又是19年。1997年12月在青海省藏医院办公室主任、工会副主席岗位上退休。
2009年4月的一天,因为编写校庆文集的特殊机会,我有幸拜访原省委桑结加副书记,在他的谈话中,几次郑重地提到他的大学同学拉加,并告诉我们,省委书记强卫2009年初曾专程看望慰问拉加……从那一刻起,我牢牢记住了这位为西藏平叛和藏北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老校友的名字,从那一刻起,我开始在脑子里不断构想他的形象,也从那一刻起,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拜望和采访他。时隔3个月后,我终于拨通了他家的电话,电话里传来和蔼的声音,当我说明采访意图后,他爽朗地答应了我的请求。
7月29日早晨,我早早起床,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与同事小严一起如约赶到他的家里。打开家门的一刹那,一个瘦小而硬朗、端庄而慈祥的老人连同干净利落、朴素整洁,充满藏式风格的家庭呈现在我们眼前。在我们充分表达仰慕和问候之情后,跟随拉加老人的回忆脚步,回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特殊岁月。
1957年9月,年仅17岁的拉加从化隆来到青海民族学院学习。当时的学习生活紧张而充满乐趣,他还记得桑结加、梅进才、哇玛才让、严发隆等50名同学在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发奋学习的情景,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衣食无忧,全部由国家供给,学校基础设施虽然简陋,部分时候还在帐篷上课,但老师大多都是来自北京等大城市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教学水平很高。
然而,1959年3月10日,西藏发生武装叛乱,17日达赖喇嘛等人流亡印度,19日夜叛乱分子向驻拉萨的人民解放军发动了全面的武装进攻。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于3月20日开始,经过两天多的努力,在当地爱国僧俗的积极协助下,迅速平息了叛乱。叛匪向西藏山南溃逃。山南是西藏叛匪的老巢,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并且在反动帝国主义的阴谋操纵下,储存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粮食,准备与解放军长期对峙。山南泽当被叛匪围了74天。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解放军决定深入山南藏区进行剿匪工作。这就需要一批政治坚定,具有一定文化水平且懂得藏语、汉语和了解藏族风俗习惯的翻译人员。于是,3月23日,上级决定从青海、甘肃等地民族院校中连夜紧急选拔200名青年大学生前去执行任务,其中青海民族学院最多,包括拉加在内共150多人,青海民族师范学院20多人,西北民族学院20多人。上级的这一决定,确定了拉加今后的人生轨迹和方向,也紧紧地把他和解放军、西藏连在了一起。3月24日,他们从乐家湾机场乘坐军用飞机离开母校,直接飞到西藏。经过短期的培训后,4月3日,拉加被分到解放军驻西藏部队401团1营步兵2连当翻译,开始了坚苦卓绝的战斗生活。当时拉加只有19岁,应该是享受青春的年华,但祖国的需要使他一下子比同龄人更早地肩负了责任。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困难很多:一是高原反应,严重缺氧,呼吸困难,行动艰难,气候变化异常,时而狂风怒吼,时而雨雪交加,有不少战友晕倒在雪地中,久久不能苏醒过来。二是从学生到战士,角色转换一时很难做到,尤其是部队频繁的战斗生活需要尽快适应。三是语言不通,拉加虽然学过藏文,懂得藏语,但西藏与青海的藏语方言有很大差别,在翻译中若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大的错误,给部队带来损失。语言不通还有一个汉语交流的问题,拉加所熟悉的汉语主要是青海方言,部队战士大部分来自于广东、广西、福建等地,交流起来也有很大障碍。为此,拉加咬紧牙关,勤学苦练,一个多月时间,就完全掌握了西藏方言,能听懂不同的汉语方言,很好地执行翻译任务,也完全适应了部队生活。
1959年4月4日,解放军4个团2个营的兵力,分东、中、西三路渡过雅鲁藏布江,开始了清剿残匪的工作,先后出师十日,奔袭千里,一举荡平了叛匪盘踞的老巢。当时,拉加在中路部队主攻二连当翻译。根据当时的“政治争取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方针,部队每到一处,先由翻译人员行进在队伍最前面,主动与叛匪喊话,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劝他们缴械投降。然而,顽固的叛匪根本不听劝导,往往向翻译人员开枪,因此翻译人员牺牲很大。拉加同去的150名青海民族学院的同学,有几十名就牺牲在了战场上。在行军的路上,拉加也切身感受了西藏底层人民的极度贫困状态,部队所到之处,见到的是衣着破烂、手拿要饭碗的人,其中在山南地区要饭的最多。部队每到一地,刚把饭做好,要饭的人团团围住,部队就把做好的饭,先让给这些要饭的吃,之后重新做饭。这样的情况,在山南、林芝、藏北经常遇到。
4月10日,拉加参加了攻打波章虽卡的激烈战斗。叛匪凭借坚固的工事和英美装备,向解放军猛烈地扫射轰击,部队伤亡不断增加。指挥部根据这种情况,改变了打法,调来了“喷火班”,对敌人用石块构筑的工事进行了轰击,很快摧毁了敌人的坚固工事,敌人被迫缴械投降。整个波章虽卡战斗打了一整天,战士们又累又苦,但来不及休整,紧接着连续15天参加了邱多江、隆子、加玉等战斗,并取得了胜利。当时部队条件很差,战士们忍受饥饿严寒、餐冰卧雪,发扬了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战斗作风,为西藏人民的翻身解放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战士们夜宿从来没有脱过一次衣服,不少战士身上生了虱子,吃得是压缩饼干和炒面,喝的是雪水。因为连续行军作战,好多干部战士的棉衣磨破了,露出白花花的棉絮,战士们的衣服自己补,而且是补丁加补丁。头发长的盖住了耳朵,有些战士变成了满脸胡须的小老头。总之,当时的部队战斗生活十分艰苦,曾有一位军委首长说:平叛部队的艰苦战争生活超过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
尽管部队战斗生活十分艰苦,但拉加他们的心里感到很兴奋很激动,部队所到之处都有许多藏族同胞站在路旁和高岗上,向解放军官兵鼓掌欢呼,挥手致意。有的藏族群众热情地献上酥油茶,他们说“金珠玛米辛苦了,喝杯酥油茶吧”,有的抱来马草喂部队战马,有的群众自发组织起来,抢修被叛乱分子破坏的桥梁和道路,有的自动赶着牦牛和骡马运送粮食和物资。他们说:“为了过幸福生活,一定要消灭叛乱分子,解放军打到那里,我们就坚决支援到那里。”
在随后参加了1959年到1961年的整个平叛工作后,拉加留在了西藏最艰苦的藏北地区。从此,从拉萨到山南到林芝到藏北高原,从部队到地方,从农村到牧区,前后19年时间,拉加几乎走遍了西藏的山山水水,在饱览西藏锦绣河山的同时,也饱尝了奔波迁徙的酸甜苦辣,全身心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岁月贡献给了西藏的解放和建设事业。
1979年,拉加调回青海工作,一干又是19年。1997年12月在青海省藏医院办公室主任、工会副主席岗位上退休,退休后一直担任退休职工党支部书记,继续发挥着余热。
参加工作50年来,他获得了各种荣誉和奖励,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充分肯定。1994年9月18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热地,给他寄来一份长达4页的亲笔信,赞誉他在西藏最困难的时期,也是最需要用人的时期,响应党的号召,不计个人名利,不计得失,投身西藏的平叛和民主改革,而且在高寒缺氧、条件艰苦的自然环境和斗争形势十分复杂、严峻、危险的社会环境中,坚持在西藏工作十九年,其中大部分时间又是在最艰苦的藏北牧区的基层工作,是非常难得和不容易的。热地副委员长说,是党领导西藏人民翻身解放,是你们这样一批老同志在第一线坚决执行党的政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西藏能有今天,藏北能有今天,如果没有你们这样一批老同志的前赴后继、英勇牺牲和无私奉献,是完全不可能的。热地副委员长十分动情地说,每当想起这些,他的心情总是久久不能平静,都被这种精神所感动,为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所作出的牺牲和奉献感到由衷的钦佩。热地坚信,西藏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拉加这样一批老同志的。
2009年藏历新年来临之际,青海省委强卫书记也专程看望慰问拉加,对他作出的贡献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采访结束时,拉加告诉我们,他们一家四口人,其中三个人就是从青海民族学院毕业的,他们对母校的培养之恩深表感谢,对母校充满了深深的眷恋之情,对母校取得的巨大成就感到骄傲。在回来的路上,我在想,母校同样会为培养出这样优秀的学生感到无比的自豪。
 
                         (撰稿 阿进录,校宣传部供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