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知名校友>>阅读文章

记原省人大主任宦爵才郎同志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05日    阅读次数:3335

阿尼玛卿山的儿子

——记原省人大主任宦爵才郎同志

 

初识宦爵才郎,就为他娴熟流利的汉话所震撼,让人难以相信这竟然出自一个土生土长的藏族同胞之口,那深沉、端庄的举止,使人感到茫茫雪域的粗犷与豁达。

他曾任青海省委宣传部长、省委副书记,青海省第七届、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是党一手培养起来的民族干部。当说明了采访来意后,他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那神色让人想到春天的草原明朗而宽广,深情而厚重。往事在历史的烟云中浮现。

1949年秋,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长驱千里,挥戈西进,直逼青海。宦爵才郎等进步青年在甘都黄河渡口迎接了他们的到来。随后进入军官交际处工作。不久作为中国藏族学生代表赴布拉格参加世界学生代表大会,顺道将在苏联学习参观。出国的前一天晚上,周恩来总理在繁忙国事活动的间隙,专门接见了代表团全体成员。半年之久的东欧之行,更加坚定了他的共产主义信念。带着对建设社会主义事业的满腔热情,他回到了祖国,担任共青团青海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省青联副主席。

1954年他赴北京参加第一次团代会和青代会,在怀仁堂受到毛主席亲切接见。不久,文化部倡导拍摄一批少数民族题材的影片,在省委的推荐下,他为著名导演凌子风担任民俗顾问,拍摄了藏族第一部影片《金银滩》,并先后译制了十几部故事片和纪录片。为此还接受了文化部长沈雁冰颁发的银质奖章。

1956年,年仅27岁的宦爵才郎被任命为中共果洛州委副书记。当时,果洛刚刚建政,隔阂、猜疑甚至部落之间的纠纷械斗事件时有发生,群众情绪还不稳定,新生的人民政权面临着十分严峻的考验。宦爵才郎带队深入到寺院和活佛、头人家里,不厌其烦地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与他们交朋友、建友情,团结、教育和感化了一批活佛、头人,这些爱国进步人士,积极协助州委、州政府加强民族团结、安定社会秩序、恢复和发展生产等,发挥了重要作用。宦爵才郎深情地说:“1952年果洛没有一家工厂,没有一条公路。截至1991年,全州工矿企业42个,工业总产值4890万元;国民生产总值18亿多元,公路四通八达,年末牲畜存栏数达300余万头(只)。我为此感到欣慰。”

1963年以后,宦爵才郎任海北州州长。祁连山下,青海湖畔,至今还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传说。

有一年冬天,一场罕见的雪灾从天而降,牧区的群众断炊断柴已经几天了,生命危在旦夕,宦爵才郎三天三夜没有合眼,踏着没膝的积雪四处寻访被人雪掩埋的帐蓬、牛羊,手和脚都冻僵了……

 牛羊口蹄疫,人人谈之色变。草原发现疫情,宦爵才郎总是身先士卒,首先进入灾区,“他的心和牧民群众的心是连在一起的。”一位多年从事防疫工作的研究人员如是说。

天有不测风云。连日的暴雨使浩门河水位陡涨,门源大桥告急,门源县城告急!  命运之剑高悬在十几万人的头上,宦爵才郎带领人马奔向河堤,组织抢险救险,一个风浪打来,差一点被洪水卷走……

人们还记得那出描写飞机灭虫的话剧,主人公为治理草原虫害,带领干部、群众修简易机场,嗓子感哑了,眼睛熬红了,风里一身土,雨天一身泥……那就是宦爵才郎真实写照的艺术再现。

为了修桥、筑路,建草库仑,实行机械化剪毛和草原科学喷灌,宦爵才郎路过家门而不入,没有人统计过他究竟跑了多少路,跑穿了几双鞋,唯有那石桥,那通衢人道,那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库仑,深深留下了他那匆忙的足迹。

1958年和“文革”的空前浩劫中他也未能幸免,游街示众、下放劳动,发配到苏吉滩草原和州牧科站,在和称为‘臭老九’的知识分子共同劳动之余,从土壤学、生态学,病理学等多学科的角度对发展畜牧业进行了研究,反复探讨,开展实验,后来应用到海北畜牧业生产上,取得了很大的成果。

1988年以来,他连续担任青海省七届、八届人人常委会主任。这位在人生旅途中多次遭受厄运的民族英才,深切感受到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在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上任伊始,就把地方立法工作特别是地方民族立法和经济立法放在了头等重要的位置。仅七届人大期间,青海省先后制定和批准了地方性法规60件,超过前两届立法数量的总和。

党的十四大和十四届三中全会以来,宦爵才郎多次强调立法必须要有新思路,要加快地方立法步伐,适应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去年以来,青海省人人常委会制定颁布了13件地方性法规,平均40天就有一部法规出台,这在青海的立法史上是少有的。

法律的生命在于执行。宦爵才郎对湖生态环境非常关切,经常撰文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生存环境问题,为子孙后代留下清风净土。每年到北京出席全国人代会,参政议政的话题里总是少不了环保问题。1989年,鉴于横贯西宁的湟水河污染严重和青海湖生态环境恶化,他亲自带队沿湟水河进行视察和开展执法检查,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从而使湟水河污染和青海湖生态环境得到了有效整治。

省测绘局工程师赵殿庚,因收取测绘咨询、劳务费被判入狱,赵殿庚不服,四处上访,此案在宦爵才郎的重视下,经省法院复查,最终宣靠无罪,赵殿庚激动得热泪盈眶。

宦爵才郎就是这样的一个雪域汉子,风来摧之,雨来打之;太阳赠他以金,月亮赐他以银;一路踉跄,一路前进;哪里有他的足迹,哪里就有芳香的花朵和丰硕的果实。

 

 

 

                         (张晓华  撰稿,校宣传部供稿)

宦爵才郎,19295月生,青海化隆人,19499月参加青海省青年干部训练班,是我校最早的学员之一。1950年出席了布拉格世界学生代表大会。历任共青团青海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青海省青年联合会副主席,中共青海省果洛州委副书记,中共青海省海北州委副书记、书记、州长,中共青海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青海省委副书记,青海省七、八届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等职。是第七、八、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2008年10月14在西宁逝世,享年80岁。


上一篇      下一篇